改善腸道菌群能治療多動癥ADHD嗎?

長期以來,科學家一直希望將腸道微生物與大腦功能聯系起來。近年來,關于腸道微生物群落和對大腦功能、人類行為之間因果關系的研究,取得可喜進展,關于腸-腦軸的作用機制也逐漸明朗。

的關系)

下面是近年國外腸道菌群和ADHD發病機制的相關臨床研究

研究發現了一些有趣的現象。比如中國多動癥患兒,在腸道菌群多樣性方面,和健康兒童并無明顯差異,但糞腸桿菌屬豐度偏低,這個結果和國外相關研究存在差異,原因可能是中國人飲食習慣和西方人不同。西方人偏愛高脂肪、高熱量飲食,而中國人飲食則相對清淡,因此造成了研究結果的差異。

再比如,在腸道微生物種群多樣性分析中,ADHD患兒的Shannon指數(評估樣本中物種組成的豐富度和均勻度,數值越大表示該環境的物種越豐富,各物種分配越均勻)普遍低于健康兒童,而這種情況在患兒母親身上同樣存在,但在患兒父親身上則未體現,這也為“ADHD通過家族遺傳影響下一代”的假設提供了證據支持。

目前的研究表明,腸道菌群和多動癥、自閉癥、雙相情感障礙、抑郁癥等疾病,都存在一定關系。

患兒癥狀的試驗)

2019年發表在《SCIENTIFIC REPORTS》的一項研究,對通過調整腸道菌群,改善7-12歲多動癥患兒癥狀進行了詳細分析。

首先,研究團隊將參與試驗的兒童分為試驗組和對照組,試驗組服用腸道菌群調整劑,初始劑量為每次1粒,每天3次;之后逐步增加劑量,最終達到每次4粒,每天3次。對照組則服用安慰劑。

試驗總共進行12周,除了檢查兩組患兒腸道菌群多樣性,同時在試驗前,試驗進行的第2、4、6、8、10、12周,使用CGAS量表和ADHD評定量表IV(ADHD-RS-IV)評估兩組患兒癥狀改善情況。目的是尋找腸道菌群多樣性變化,與ADHD癥狀之間的關系。

研究團隊發現,通過服用腸道菌群調整劑,擬桿菌屬、厚壁菌屬(Firmicutes)、變形菌屬(Proteobacteria)、放線菌屬(Actinobacteria)豐度(豐度是衡量細菌種類的多少的指標,豐度越高,說明種類越豐富)都發生了改變。(如下圖所示,Baseline micronutrient是服用腸道菌群調整劑之前數據,Post micronutrient為服用后數據)

同時評估了各類菌屬豐度變化,對ADHD癥狀的影響。

如上圖所示,左側為放線菌屬豐度變化對ADHD的影響,右側為雙歧桿菌屬(Bifdobacterium)豐度變化對ADHD的影響。

如上圖所示,參與試驗的ADHD患兒癥狀評分,隨放線菌屬豐度發生改變,但個體情況不同,出現了增高、維持原狀、降低等不同情況。

如上圖所示,為了進一步驗證腸道菌群豐度變化和ADHD癥狀的關系,研究團隊對試驗組和對照組(安慰劑組)數據進行了分析,發現對試驗組改變更明顯。

綜合上述結果,研究團隊認為:腸道菌群豐度和ADHD癥狀高度相關,ADHD患兒通過服用腸道菌群調整劑,改善腸道菌群豐度,能緩解注意力不集中、沖動和多動等癥狀。

腸道菌群豐度和ADHD患兒癥狀存在明顯相關性,未來通過調整腸道菌群,有望成為治療ADHD的新方法。

Hiergeist A , Gessner J , Gessner A . Current Limitations for the Assessment of the Role of the Gut Microbiome for Attention Deficit Hyperactivity Disorder (J). Frontiers in Psychiatry, 2020, 11.

Stevens A J , Purcell R V , Darling K A , et al. Human gut microbiome changes during a 10 week Randomised Control Trial for micronutrient supplementation in children with attention deficit hyperactivity disorder. Scientific Reports, 2019, 9(1).

聲明:本網轉發此文章,旨在為讀者提供更多信息資訊,所涉內容不構成投資、消費建議。文章事實如有疑問,請與有關方核實,文章觀點非本網觀點,僅供讀者參考。
国产成人一区二区在线不卡